老厂房,从工业遗产中变幻出文艺范儿

msyz999明仕

2018-07-21 12:36:13

济南,现在已经成为一座新型网红城市,很多外地游客慕名来到泉城后,除了要去老城区的芙蓉街、曲水亭街等老街巷去感受老济南的古韵,要到趵突泉、黑虎泉、大明湖畔领略泉水之美外,好像就很难再找到一些可游玩的地方。尤其是对于年轻游客来说,他们在游玩之余,还喜欢到一些具有时尚元素、文艺范儿的地方去“嗨”一下。但是,他们却很难在济南找到这样的地方。

鲁丰造纸厂改造的文化园区内景(范良 摄)

其实,这样的地方济南现在还是有的。在济南的三大名胜之一的大明湖西南门外不远,有一处非常时尚的地方。这里本来是鲁丰造纸厂的厂址,现在存在的老厂房可是有年头了,这个造纸厂始建于1908年,原来是山东造纸总厂,是中国最早的造纸企业之一,新中国第一套人民币就是用他们的钞票纸印制的,周总理还曾经亲自选定他们生产的画报纸作为《人民画报》的专用纸。但是,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,随着市场的风云变幻,这个造纸厂慢慢退出了市场,停工停产,老厂房也逐渐被冷落而几近荒废。

但是进入2000年后,这里被一些有眼光的人看中,陆续有人开始租下这些老厂房,改造成咖啡馆、工作室、酒吧等,使时尚元素迅速渗透进充满历史沧桑感的老厂房内,也使这片老厂房变成了一处具有当代风格和文化趣味的新型园区。

■老厂房也是济南历史肌理的重要组成部分

像这样将老厂房改造成文化或其他性质的新型园区的案例,济南还有几处:济南市皮鞋厂改造而成的西街工坊文化产业园、“民国”时期的英美烟草行改造的老商埠九号创意产业园、济南变压器集团厂房改造的红场・1952文化产业园、原重汽离合器厂厂房改造而成的JN150文化创意产业园、济南啤酒厂厂房改造的D17文化创意产业园等,在济南都小有名气,但大多数因为地理位置较为偏僻,入驻项目和商户缺乏整体策划和把关,致使其中多处产业园经过几年时间,慢慢变得默默无闻,经营情况堪忧。

JN150文化产业区内景成丰面粉厂遗址(范良 摄)

济南,除了独具特色的泉水和深厚的历史文化,同样熠熠发光的,还有上百年历史的商埠文化和大量优秀的近现代工业建筑。据济南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济南市工业遗产建筑历经近代工业萌芽时期、近代工业发展时期、现代工业发展时期,见证了济南的沧桑变化,增加了城市的历史文化底蕴。所以,除了老街巷、老建筑,老厂房也是济南历史肌理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价值远远高于其保留的工业时代痕迹这一点,而是其上所附有的工业历史文化内涵。

于是,老厂房也开始走进了人们的视线,走进有关专家和文物界的专业视线范围。老厂房的保护与传承也就成为专家和文物界,以及很多民间喜欢、关注老厂房的人当下最关注的话题。

每座老厂房都是济南的宝贵财富,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。但是想利用,就必须先保护。

■全国老旧厂房保护利用与城市文化发展联盟将成立

为了更好地保护工业遗产,济南市在2017年前开展了“中心城工业遗产调查和保护利用策略研究”,发现工业遗产厂区121处,涉及纺纱、面粉、染织、化工、机械等12个产业门类。

随着济南部分老工业区逐步迁出中心城区,具有历史意义和再利用价值的工业遗产面临挑战,对其原址的特色厂房、设备等构筑物进行保护利用的呼声不断升温。在针对121个厂区开展现场核查和历史研究的基础上,济南市规划部门推荐工业遗产建筑共92处,分布在24处工业遗产(厂区)。其中,9处优秀工业遗产建筑(不可移动文物),19处比较重要工业遗产建筑(推荐历史建筑线索)和64处一般工业遗产建筑(推荐传统风貌建筑线索)。

济南市规划部门将工业遗产首次纳入法定保护体系,推荐三个保护等级的名单,动态纳入历史建筑和名城保护体系。梳理“强保”工业遗产名单,推荐纳入文物和历史建筑保护名录。其中,9处纳入文物保护单位名录,19处纳入历史建筑名录。

济南国际创新设计产业园

记者前两天在北京有关方面获悉,北京市朝阳区与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牵头,将联合国内老旧厂房保护利用先进城市(城区)和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等智库机构,成立全国老旧厂房保护利用与城市文化发展联盟。成立仪式将于8月18日在京举行。届时,联盟成员将举办以“工业记忆・文化传承・城市更新”为主题的2018全国老旧厂房保护利用与城市文化发展研讨活动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消息,是一个从全国的高度对于老厂房保护而亮出的一柄“利剑”。

■对老厂房的改造,其成本低于重新建造的成本投入

济南市人大代表、山东鼎好集团董事长韩震对于济南的老厂房一直非常关注,也亲力亲为保护了一些老厂房。他认为,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,一些代表着济南城市特色风貌的老厂房、老建筑在渐渐消失。能否让这些城市工业遗产焕发新的生机,实现文化与经济的双重价值,这是当下我们最该去做的实事。为此,在2017年的济南两会上,韩震提交了《加强济南市老厂房、老建筑等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力度》的议案。

“呼吁加强济南老厂房、老建筑等历史文化遗产保护,不仅是留住一个历史的情怀,光保护是没有意义的,如何让老厂房焕发新的活力,创造新的价值,这是我提交议案的原因,也是我一直关注的。”韩震说。不光是呼吁,韩震对老厂房的改造也做了很多实际工作。JN150文化创意产业园就是他打造的。

从目前全世界和国内很多先进城市取得成功的例子看,老厂房的改造已经不再拘泥于艺术、创意这样的产业,更多的是注入了商业的元素。购物、餐饮、娱乐等商业相融相生极大丰富了改造项目的城市功能,而多元化的组合也进一步提升了改造项目在城市中的存在感,推动产业的进一步发展。

再者,从政府、开发者最关心的成本角度方面来说,对老厂房的改造其成本相对低于重新建造的成本投入,如大跨型厂房的改建成本一般会控制在总造价的10%-20%。旧厂房大空间、高楼层的物业条件,以及大面积、多建筑物构成的规模效应,能为项目功能重新定位提供多元组合空间,甚至衍生出全新的产品,以满足个性化的需求,从而进一步挖掘其商业价值,甚至开创新的生活理念。

所以,老厂房改造成为新兴文化园区或商业园区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儿。很多城市已经就此出台了扶持政策。北京在今年4月发布了《关于保护利用老旧厂房拓展文化空间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北京将挖掘老旧厂房空间资源,承载公共文化服务功能,创新发展文化创意产业。

■济南将推动一批工业遗产保护项目实施落地

据记者了解,济南目前还有几处老厂区正在或将要进行改造,而且这些老厂区的“地盘”还都不小,比如“民国”时期的成丰面粉厂、成记面粉厂、仁丰纺织厂,济南二钢,济南机床一厂和机床二厂的大部分厂房,济南第一国棉厂和第三国棉厂,这些上个世纪在济南曾经风光一时的老厂,都已停产,老厂房大都被移作他用,有的被当成仓库或商铺,有的还在闲置状态。还有几处老厂房在继续被使用着,依然发挥着原有的功能,比如,山东省建筑机械厂、铁道部机车工厂等。

可以看出,济南的老厂房资源还是非常丰富的,只是大多数还没有被改造或利用起来,这令很多人,尤其是投资者感到惋惜。

据悉,目前济南市规划部门已经动起来了,将探索济南市工业遗产的保护利用模式。济南市规划部门将研究典型产业类型项目在用地管理、审批等方面的创新。妥善处理城市发展和遗产保护关系,因地制宜,采取完全保存、局部保存等不同方式,对开发项目中的工业遗产进行保护和妥善利用,明确用地和建设控制要求,确定合理的规划技术指标,推动一批工业遗产保护项目实施落地。

曾经在济南大名鼎鼎的“二钢”,虽然已经停产搬迁,但原厂西侧1970年建设的轧钢车间才被保留了下来。现在正在“变身”,改造结束后,这里将成为济南CBD第一栋具有文化属性的公共建筑――CBD文化服务中心,其周边还将建设钢厂公园。据称,这里在今年就能验收交付使用,后期将整体转换成规划展示、文创办公、艺术展览、商务服务四大功能,丰富公众生活。

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实例,期盼着从此开始,济南的老厂房,在当下济南新的快速发展时期,能迸发出新的活力,变幻出更为耀眼的文艺范儿!